pris

岁暮阴阳催短景 天涯霜雪霁寒宵

补哥哥电影看到的片段 觉得这个描述完全是弟弟啊

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的九张…甜就对了

⁄(⁄ ⁄•⁄ω⁄•⁄ ⁄)⁄满足自己的私心 没logo禁商用二改

我又不要脸的来了😂灵感来自截图
年下恋人
-
恋爱是什么样子的呢?你总会去思考这样无关紧要的问题,事实上,尽管他人的恋爱究竟如何你并不清楚,但以你的经验来说,它并不轰轰烈烈,也没有多么得罗曼蒂克,这只是一场很普通的恋爱罢了。
是的了,你恋爱了,对方是一位小你一级的学弟,高个子、帅气又可爱的很白净的男生。
-恋爱中的小事
你喜欢自拍,这对于女生来说是一个很稀松平常的小事,这个习惯常见得几乎算不上是值得谁去吃惊与在意的事——就像你早已习惯了你男朋友的面无表情。
让他笑一笑虽然难不上所谓的天方夜谭,但也着实让你苦恼,你的相册里那么多张照片里,他总是那么一副表情,让你怎么看怎么不爽。
新出的自拍特效软件是你的好闺蜜推荐给你的,摆出来表情后会自动加上各种恶搞的特效,比如说像漫画一样水灵灵的大眼睛,或者干脆的把人特效成阿凡达一般的蓝色皮肤,再有的就是吐彩虹这样烂俗无聊的特效。
自己一个人自拍难免太过于单调,发到社交软件上总会给人一种单身寂寞的感觉。
有男朋友不虐狗还干嘛?!!这么想着,你对着镜头比出了一个自认为可爱的姿势,留出了空位露出正低着头看书的李马克——你的男朋友的脑袋。
“马克。”你喊他。
等到对方不明所以的抬起头看着你的时候,你飞快的按下了拍摄按键,猫耳的特效选在了很妥当的位置。画面上的李马克正面无表情的看着镜头,黑色的猫耳毛茸茸的出现在头上,尽管已经和平时一样是那般正经的模样,但加上了猫耳这样反差萌的东西,总让你觉得,你这个学弟可爱至极。
对于新鲜的事物,人的上瘾率是85%,尽管这并没有科学家的研究和考察,只是你自己定下来的标准罢了。
作为学姐的你或许应该给学弟做一个好学的榜样,但现在作为其女朋友,你难免会和平常人一样的,想要对男朋友撒娇与任性。
“陪女朋友就是这样的吗?”话语里没有意思丝毫生气的意味,你抽走了他的书,“没收。”
李马克叹了一口气,自己收好了书,手肘支着桌子,手托着头,反问你:“那我要怎么做?”
“拍照,男朋友那么好看让我炫耀一下嘛。”你拿出相机,前置摄像头对准了你和李马克,你搂着马克的脖子,头挨着他。烂俗的特效随之出现在屏幕上——眼睛被放大了数倍,水灵灵的样子,眼角的泪水几乎下一秒就会滑落,于是你的嘴角也配合着特效向下,一副委屈的模样。
快门按下的一瞬间,画面定格,你结束了一直摆着的姿势,掏出手机查看拍摄好的照片,画面上的马克尽管眼睛被特效恶搞成了哭泣的模样,但那几乎没有弧度的嘴角让人能很清晰的让人想象出其毫无表情的模样。
你正要发作,肩上就一沉,李马克将下巴抵在你的肩上,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流蹭过你的耳尖,让你略微红了脸:“自拍那么好玩吗?”
“你不喜欢?”
“不算喜欢,但也不讨厌。”李马克在你的耳边轻笑,抽走了你的手机,随意点了一个特效按下拍摄按键,“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就陪你一起拍好了。”
火红的狐狸耳朵出现在画面上,看起来活像一只狡诈的狐狸,而你低着头,一副被欺负了的样子。
不好不好,这样发出去太掉价了,有失学姐的威严。你抢过手机强迫着对方陪你摆出各种姿势拍照,每一个指令对方做得都恰到好处,只是几乎全是面无表情的样子让你无奈。
算了,反正拍出的照片很可爱。
你悄悄的将马克拍的那张照片设为了壁纸。
“不是要发博客吗?”你归还了书本后,马克低头看着书,不经意的问。
“不发了,我学弟那么可爱我干嘛要发出去。”
“嗯,”下一秒被人轻吻了唇,浅尝辄止的,“学姐你也很可爱。”
-恋爱中的另一件事
作为一位女生来说,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会让你十分烦躁。
痛经带来的不适让你这几天都有气无力的,一点点小事都会让你烦躁不堪。连带着,连累了对其完全没有任何经验与见解的李马克。
“你很难受?”他问你。
你揉着肚子,话语中透露着无力:“你觉得呢?”
“很难受。”
“那是当然了……真希望没有痛经这种存在。”
后来的几天等你熬过了每个月都会痛苦的那么几天,你的好学弟又好学起来。
你常常看见其好学地抱着书不知道在看什么,而一月又至,你再一次因为痛经而苦恼。
“给你。”李马克递给你已经充好电热起来的暖手宝,让你放在肚子上,“我听说这样会舒服一点。”
热度很好的缓解了痛苦,你按压着肚子,来了精神也不忘调侃,“专门学得?”
“嗯,”李马克回得诚恳,末了又补上了一句,“为了你。”
马克的情话没有什么太多华丽的辞藻,却屡屡都会让你感到又一次败给了对方。
暖手宝的温度渐渐降了下来,你因为疼痛轻皱了眉,下一秒,面前便被放了一杯热水。
热水喝得很慢,但见效却很快,你暗自感叹着不愧是万用关怀的首要“多喝热水”,可喝惯了甜味饮料的你不仅埋怨:“想喝甜的啊……学弟你连勺蜂蜜都不会加吗?”
“唔……”马克一时语塞,下一秒拿出了笔记本不知道在写些什么,“我记住了,下次会加。”
等到马克拿起杯子起身去给你添加热水的时候,你快速地摸出了那本被其放好的本子,翻开来看,上面一条条的关于痛经的注意事项仔细得让你咋舌,上面很多的一些东西几乎是连作为女生的你都不知道的。
而其中一行,被人专门用彩色的记号笔标注得显眼,你顺着记号笔的所在仔细的看,那大概是对方刚刚写上的——
月经的时候多喝热水能够有效的缓解痛经,
【记号笔的标志】注意,下次不要忘记放蜂蜜,学姐喜欢喝甜的。
那么一瞬间你觉得你的痛经都好了。
-
你的恋爱,它并不轰轰烈烈,也没有多么得罗曼蒂克,这只是一场很普通的恋爱罢了。
普通的、甜蜜的,让你感到无比幸福的爱恋。

千日贺文 All The Time (马你)

你的视角
-
早晨起床一直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你是这么认为的。
闹钟响了第三遍你才挣扎着从被窝里爬了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发慢悠悠地磨蹭到洗漱台前刷牙,而你的弟弟——马克已经坐在客厅里催了你数不清的次数了。
“姐,”他语气里带着无奈,“你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
“嗯。”你含糊的回答,嘴角的牙膏沫都没有来得及擦,内心对让对方等了那么久这件事没有丝毫愧疚,“所以才需要你催我呀。”
“……”你的话愣是让对方沉默不语,于是对方只是沉默的看着你——用继承了父母所有优点的、尤其是那双好看的眼,总让人觉得有股撒娇的意味。
你说:“谁让你是我的好弟弟嘛,乖。”
洗漱完的你往嘴里塞着马克烤好的面包片,马克烤得面包片总能拿捏在你最喜欢的焦度,让你有种面包片也是人间美味的山珍海味的错觉,于是你毫无形象的把手中的面包全部塞进了你的嘴里,不雅的样子让他不自主的加快了脚步。
“走那么快干什么,”你拍了拍马克的肩膀,踮起脚很豪迈的搂着比你高了半个头的少年的肩膀,坏心眼的咬了重音,生怕有人不知道一般说,“我的好弟弟。”
模样好看的少年被你搂在臂弯里,引得路人纷纷侧目,你那有些死板的弟弟只能低声喊了几声“姐”来祈求你能放过他。
这几声倒是喊到了你的心坎里去,让你不再忍心欺负你那可爱的弟弟。你放开了手,笑着看着你的弟弟,继而你拨了拨对方额前的碎发,感叹了句:“不愧是我的弟弟,蛮帅的嘛。”
-
明明还是和昨天一样是个炎热的大晴天,今天却有些本质上的不同——你的柜子里出现了一封情书。
你确认了那封看得出送信人认真装饰得可爱的信封无数次,最终终于确信了信上写得是自己的名字这个事实,作为收到的高中生活的第一封情书,你正准备拿出情书就被身后的马克将情书没收了。
“喂???”你不解。
“姐,你这个年龄的恋爱都被称之为早恋,”没收了情书的独裁者一板一眼的解释道,“早恋是不好的。”
“……”这句话的水分可谓是不算高,你鄙夷得看着对方敞开的柜子里的是自己这封情书的倍数的情书数——尽管这些一大部分都是你的好友们托你塞进去的,你指了指对方敞开的柜门,面对其的孩子气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收情书就是恋爱的话,那这样的训话完全不想听你说。”你看着马克,对方垂着头看你总让你会觉得有压迫感,你下意识的后退一步却靠上了柜门,你说,“马克,收情书不一定是恋爱呀。”
你感觉自己就像是在教育一个对待爱情没有丝毫经验的小鬼,又或者可以说是一个私会情人被几人抓了现行的少女,“并且如果收情书就是恋爱的话,你早就算得上早恋了。”
你还想要再抢救一下那有着纪念意义的信,“你不让我看信的话我就没办法拒绝对方了呀。”
“还是说……”你笑得有些欠揍,“你在吃醋?”
“姐……”
马克把信还给了你。
-
午休的时候你翻开了自己的书包仔细找了好几遍,却依旧没找到昨晚买好的准备中午吃掉的面包,你颓然的趴在桌子上,额头却被金属物猛地一冰。
“马克???”你抬头,看着你的弟弟拿着冷藏过的可乐递给你,另一只手里还拿着用碎花格子花纹裹好的便当盒。
少年逆光站在窗边,黑色的发丝在阳光下近乎被阳光渲染成了金色,因为个子的原因略微低头看着你,表情温和几乎看不出来早上你们发生过争执。
“姐,”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把便当盒外和他一点都不相符的充满着少女气息的饭盒外的花纹布解开,“给你的。”
被塞得满满的饭菜,被制作人刻意做成了可爱的模样,一盒的饭菜几乎都是你喜欢的,在迫不及待抽出筷子扫荡便当之前,你也没忘记你那还没吃就夭折了的面包。
你抱着臂,拍了拍空着的同桌的椅子:“小可爱马克,快坐这里。”
等到马克老老实实做好了,你嘴里咀嚼着饭菜,假装漫不经心的问:“老实说,我的面包是不是被你拿去了呀。”
“嗯,”他坦诚的点头,丝毫没有任何愧疚,“总是吃面包并不营养。”
你豪饮了一口可乐,碳酸刺激得你表情略微扭曲,你说:“可乐也不健康啊。”
“你喜欢。”
“我也喜欢面包啊。”
“我知道。”
“行吧……”
你对马克的装傻丝毫没有办法,在你面前的他总是乖巧的就像一只大型犬一样,让你不由得鄙夷起自小就欺负他的自己。
他问你,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你早上的情书的内容以及你的决定,你笑嘻嘻的揉了揉他软软的发:“那小子还没我弟弟好看呢,你说我怎么处理?”
-
下午放学的时候,你的闺蜜们又围了上来想要和你一起回家,美其名曰是陪你回去,事实上那些家伙想看的只有马克一人,你和她们打诨让她们别对自己的弟弟出手,却又冲着门口的马克招手,示意他过来。
“姐?”
“嘿嘿,”你笑嘻嘻的把你的两位闺蜜拉上来,“她们两个都想和你一起回家,你选哪个?”
马克领会了你的意思,他看了看在你左右边的两位闺蜜,最后指向了中间的人,他从你的桌子上拿走你背包,一手拉着你的手腕带着你脱离开教室:“我选中间的这位陪我一起回家吧。”
他这么说着,被牵着向前走的你只能看见对方发丝下裸露着的有些泛红的耳尖和脖颈——你死板却真挚的弟弟害羞了。
总有这样的一瞬间会你不得不承认你的弟弟将来确实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男人,被牵着的手能感受到对方略偏高的体温,对待情书中的情话都不曾加快的心跳在此时有些被拨快了节奏。
马克会是一个很好的丈夫,你这么想,却又有些嫉妒与将来会与他执手的女生。
你被马克牵着走在归家的路上,不熟识的人总认为这是你的男朋友而对你起哄吹口哨,两个人虽然是姐弟,却像是情侣一般的执手一起走着相同的路。
“弟弟啊,”你拖长了音,“有你在身边作比较,感受着同样的基因本质上的不同,我觉得我完全嫁不出去了。”
“那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那麻烦你啦?”
到底是谁教你的这样的情话啦……
-
马克的视角
-
我有一个姐姐,这是对待所有人来说都很平常的事情。
我的姐姐似乎离开我不行。
“我的好弟弟。”
“所以我才需要有一个弟弟嘛。”
“弟弟,这题我是真的不懂,求拯救??!”
我总是能听到姐姐向我寻求帮助的声音。她是万千女性中毫不出色的一位,她几乎任何事都需要我来帮她。
比如说今日我听到闹钟响了一遍又一遍,她却还没有起床一样。
她拉链又没有拉好的书包里放着的从没有一本考试用书,我很轻易的就看见了里面放着的即食面包。
我总会想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位姐姐呢,我们两个之间的性格几乎是天差地别,但仔细想来或许这就是DNA的奇妙乃至于可以提升到迷信的命运学说上。
我看见她穿着睡皱了的睡衣从卧室里走出来,乱糟糟的头发让我不由怀疑她究竟睡姿有多么的不雅。
我跟着她一起走到洗漱台,依着门催着她,希望她能快点脱离于那近似于慢动作的速度。
我把之前烤好的面包递给她,她拎着书包丝毫没有发现里面减轻了重量。 我的姐姐是个笨拙的人,至少我一直都这么想。
看着她毫无女生样子的把面包片全部塞进嘴里,有一瞬间我想加快脚步装作并不认识她,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于是她刻意的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咬着重音叫我弟弟。
我的姐姐是个坏心眼的人。
-
早上上学的时候,我的姐姐收到了一封情书。
以她的智商与情商来说,大概这么一封情书就足以把她拐回家,这让我作为弟弟来说,并不愿意她拿走这封情书。
明明之前她那数量少得可怜的情书都被我提前发现处理掉了,如今却出现了漏网之鱼,于是我强硬的拿走了它。
我并不希望我的姐姐在这个时候谈恋爱,如同父母的想法一样,因此在她向我询问的时候,我说了一个听起来有些可笑的借口。
毕竟我柜子里这样的书信已经是姐姐收到的——包括那些被我处理掉的情书倍数的数目,尽管我知道里面绝大部分的情书是面前的这个人帮忙塞进去的。
她似乎有些不满,我并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一副表情,但大概很可怕吧。在我看着她的时候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让我觉得自己在霸王硬上弓似的。
“你在吃醋?”她显然已经很快的恢复了以前的状态,笑嘻嘻的看着我说着,我能很清楚这是一个玩笑。
本可以很快的拒绝这样过分的玩笑话,一句“没有”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不知为何却下意识的沉默了。
“姐……”或许这算得上是在吃醋吧。
我把情书还给了她。
中午的时候自然没有忘记把便当给她,她买好的面包还在我的书包里塞着,这样干硬的东西说实在的对于健康没有丝毫益处,实在不应该让她常吃。这么想着的同时,在自动售货机前却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了,回过神的时候已经买好了同样对健康毫无益处的碳酸饮料给她。
走进教室的时候她正趴在桌子上,早上还乱糟糟的发丝此时被梳得十分顺滑,想要摸摸看,却已经把冰可乐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她的吃相毫无美感,能忍耐她的除了爸妈大概就只有我了,我看着她吃饭的样子,丝毫想不到还能有谁能够忍耐的了她。
“姐,”于是我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着那封情书的结果,“信里写得什么?”
“那小子还没我弟弟帅,谁管他写了什么啊。”
笑靥如花。
-
下午放学的时候站在她的教室门口等她,她却向我招手示意我过去。
走到她面前后她拽着两位刚才说话的朋友到我面前,左拥右抱的大爷模样,自认为豪气的问我想要和谁一起回家。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实吗? 我叹了一口气,顺着她的意思拽走了她。
“还是和你一起回去吧。”
-
作为一个弟弟其实我并不出色,看见她的时候我总能想到还是很小的时候,尽管记忆已经模糊,但大概一辈子都忘不了。
那个时候的我刚学会走路,和姐姐一起趁着父母不注意偷偷溜出了家门,那个时候的姐姐个子比我高了许多,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
那时候我多高呢?一米或许算起来都是高了,连路边的狼狗后肢站立起来都能比我高。而楼下的野狗总是对孩子们不大友好。
好巧不巧的遇到了。
野狗呲着牙,唾液从牙缝中漏出来,在孩子眼里看起来就像是怪兽一样,它冲着人吠叫,但我根本就跑不动,狂犬咬人会很疼,但是我没想过姐姐会挡在我的面前,明明双腿都在发抖了。
我的姐姐是个很笨拙的人,连守护人的方式都很笨拙,我从没有想过一个看奥特曼都能被吓到晚上睡不着觉的人能有这样的勇气。
等到家人赶过来带她去医院打疫苗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让我想要守护并照顾笨拙的她。
-
晚上我拉着她的手走回家,她的体温总会比我低上一些,握着感觉十分舒服。
她那么不经意的一问点醒了我,她问我,如果自己嫁不出去会怎么办。
下意识的,几乎不假思索的开了口。
“那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啊啊,这样的人,如果能够做女朋友该多好呢,或许就连我这样的人也能成为一个出色的丈夫吧。
-
如果能在一起那真的太好了。
想要和你永远在一起,一起走下去。
一辈子做一个被你欺负的弟弟也不错。
被你开玩笑的时候从来没有生气过。
想要保护你。
想要照顾你。
想要和你在一起。
我的姐姐。
能同我在一起吗?
ALL THE TIME.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这对CP😷想戒戒不掉


QAQ被大大这个脑洞萌die!!!